从“萌犬”到“大姐大”三只警犬的独白道出“峥嵘犬生”

有一种犬,个个都绝技傍身,在追踪、查缉、排爆、搜救、搜毒、扑咬制敌、警卫警戒等领域立下汗马功劳。

有一种犬,一出生就被赋予了保卫国家安全稳定,守护人民幸福安宁的神圣使命。

大家好!我叫小七,是1岁的小姑娘,出生在青海省公安厅警犬基地,是一只史宾格犬。

当我刚能感知这个世界时,有个微胖、帅气,身着特警服的人来基地挖掘“犬才”。当我们眼神交汇的那一刹那间,他选中了我!

之后,西宁市公安局特警支队警犬中队成了我的第二个家,开启了我“为险而战”的搜暴犬生涯。

一开始,刚离开兄弟姐妹的我很不适应,低落感涌上心头。他好像看穿了我,爱怜地抱着我说:“我叫马占鑫,这里就是你的家,以后由我来照顾你!”

他照顾我,无微不至,在寒冷的冬夜爬起来给我冲羊奶粉,帮我洗澡、梳毛、挠痒痒。我日益增长的身高和体重就是对他最好的回报。

记得有一次我生病,他把我紧紧抱在怀里,送到定点医院,不断询问医生,该怎样提高我的免疫力?有什么注意事项?

但他并非一直很温柔。在训练场上,我不听口令,到处瞎转悠,他生气了,“小七,不听话回去关你禁闭。”这确实唬到我了,不得不服从命令,逐渐有了纪律性。我现在长大了,渐渐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。

第一次出勤务,当我迈上警车的那一刻,我知道我将肩负光荣而神圣的使命。想到即将拥有警犬身份、穿上警察制服,我感到无比自豪。相信我一定会从萌犬“小七”变成战士“小七”。

我是一条比利时马里努阿犬,血统正,体型好,男孩子!我来自南昌警犬基地,父母都是为警务事业奋斗终身的警犬。

“步枪,开饭啦!”只见我的训导员吕靖拿着美食走过来,我兴奋地想一跃而起抱住他。吕靖不仅操心我的饮食,还帮我清扫房间、梳洗毛发。

我对吕靖是又爱又“恨”!吃饭时、玩耍时、生病时……,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“暖心密友”。但训练时,他就成了一个雷厉风行的“铁面教官”,用嘶哑的嗓子喊着“钻”“搜”“跳”“匍匐前进”……在“连环炮式”的口令下,我不得不翻越障碍、闻东闻西、扑咬锻炼、跑来跑去。

曾经,相较小伙伴,我的学习速度比较慢。好在吕大哥没放弃我。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犬上犬。”吕靖经常这样勉励我。记得参加2020年度公安部南昌片区警犬基地培训学习,别人休息时,他领着我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,在高强度练习下,我俩真正实现了“人犬合一、服务实战”的目标。

2022年北京冬奥会安保是我的成名战。我负责对鸟巢、奥运村、国家体育馆、人民大会堂等20余个比赛场馆和重点区域的执行安检任务,时间紧、压力大、任务重。有时,我太累了,很想趴倒,但一听到吕靖说“搜”,就会立马提起精气神来。后来,我听吕靖惊讶说:“步枪,我俩这次竟然安检了140余万平方米的地方啊!”我隐约感受到从脚底传来的疼痛感。

我来自史宾格家族。奥登是我的名字,寓意随时准备接受挑战。按照“犬龄”来算,我已是花甲之年的“大姐大”啦!但这一辈子从未离开过警队。

2014年的那个夏天,我从南昌来到了高原,出现了轻微的高原反应,我的第一任训导员鲍兴伟给我吸氧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。

雷生强,一个富有朝气的小伙,是我的第二任训导员,和他的朝夕相处中,我们逐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

岁月不饶犬啊!队里不断涌进“新鲜血液”,每当看到它们欢快地在训练场奔跑时,我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。

2022年年初,由于我双眼白内障、听力下降,支队领导让我退役了。退役当天,训导员为我穿上警服,戴上了大红花,举行了特别的退役仪式。

忆往昔峥嵘岁月,每一次日常训练、安检保卫、街面巡逻的点滴画面在眼前浮现。作为“功勋犬”退役,这对我而言是至高的荣誉。

大家都很关心我的退役后的生活吧!我们警犬退役后一般有两种选择,一种是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后交由符合条件的志愿者收养;一种是继续留在特警队“安享晚年”直至去世。我是第二种,不再参加训练,不再出勤务,每天吃过饭后,就在院子里自由溜达溜达,和青年犬唠唠嗑。

这辈子,我见证了很多训导员和警犬的成长历程,闻过数不清的行李包,跑过无数个陌生街道,也听过群众惊喜地说:“这条警犬真可爱!”也该知足了!

西宁市公安局公安局特警支队二大队警犬技术中队成立于2006年7月,现在编民警5人,警务辅助人员3人,警犬13只。成立至今,在省厅、市局及支队党委的领导和支持下,坚持“人犬合一、科学用犬”原则,在各类勤务安保中充分发挥了西宁特警“五特精神”,出色完成各项安检保卫工作。同时,警犬技术中队扎实有序开展警犬的搜毒、搜爆、抓捕等训练工作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