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斯曼:世界头号通缉犯爱好是娶老婆被捕后花126亿美金买命

2015年7月12日,墨西哥国内安全度最高的“高原”联邦监狱传出了一个大新闻:世界头号通缉犯——墨西哥大毒枭“矮子”华金·古斯曼·洛埃拉越狱了。

古斯曼的手下从十几公里外挖了一条地道,通到了古斯曼牢房的马桶里。古斯曼下到地道后,一辆摩托车已经在等着他,他花了几分钟时间就完成了整个越狱。

后来调查,这条隧道成本超过5000万美金,有高级工程师坐镇,隧道精度以厘米计算,其难度不亚于修建一座摩天大楼。

古斯曼越狱对于整个北美洲来说都是个噩梦,从墨西哥到美国、加拿大,古斯曼的“锡那罗亚贩毒集团”控制着一个价值上千亿美金、参与人员超过10万人的毒品链条。每年因这些毒品的流通,北美洲有成千上万人死于非命。

而这个墨西哥农村出身的世界第一毒贩,在30年内积攒了上百亿的财富,同时位列“全球富豪”和“全球十大恶人”榜单,美国缉毒局DEA常年花2000万美金悬赏他的人头。

2011年,在本·拉登死后,作为曾经的世界第二魔头,这个毒枭甚至一跃成为全球头号通缉犯。

那么,华金·古斯曼·洛埃拉是个怎样的人?他是用什么手段成为墨西哥毒品之王的?在2015年越狱后,古斯曼后事如何呢?

华金·古斯曼·洛埃拉,1954年出生于墨西哥最著名的“毒窟”巴迪拉瓜托。在这个地方,农民们没有种植粮食作物的传统,他们的“庄稼”是和罂粟花。

巴迪拉瓜托和当时亚洲的“金三角”、“金新月”齐名,是世界上著名的罂粟产地,墨西哥政府和美国政府都难以控制这里的毒品种植,地里的和罂粟花在被黑帮分子加工为成品后,最终以各种方式流入美国。

古斯曼就出身于这样一个当地平凡的农民家庭,他们家虽然种植着高价值的毒品原料,但是利润全被当地黑帮毒贩拿走,农民的生活依然清贫。

古斯曼家里有多个兄弟,父亲却非常不称职,只知道酗酒、吸毒,家里的重担担负在母亲身上。可是因为童年时的一场车祸,古斯曼的母亲撒手人寰,丢下了这些未成年的孩子。

失去母亲的古斯曼只能自谋生路,他在街上摆过地摊卖水果,也捡过废品,后来还跟街头少年们一起小偷小摸。

街头生活让古斯曼吃尽苦头,他每天都为下一顿饭在哪而发愁,在成年之后,古斯曼开始寻找其他发家的路子,而在当时的墨西哥,黑帮是他唯一的选择。

80年代,20多岁的古斯曼年轻气盛,一头扎进了墨西哥传奇毒枭加拉多的门下,成为“瓜达拉哈拉帮”的一头“骡子”。

“骡子”即负责运输毒品的人,这是新人加入黑帮的必经阶段,老大要考验他的能力、信心以及忠诚度。可古斯曼在帮派里很不起眼,他个子只有一米六,面相也很憨厚,帮派的狠人们根本不把其放在眼里。

与外表憨厚不同,古斯曼是个非常严肃的人,他的运毒队规矩很多,不许迟到,不许打电话,不许多问问题,而一旦有人触犯,他会毫不留情地惩罚手下。

尤其是对于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,古斯曼敢于杀鸡儆猴,新人加入队伍后,一些“刺头”会被古斯曼亲手处决,让手下对其产生畏惧。

渐渐地,领头加拉多对这个心狠手辣的小矮子非常感兴趣,他提拔古斯曼成为自己的司机,古斯曼由此得以直接和帮派高层交流,积累了大量制毒贩毒经验。

古斯曼则在加拉多手下干了近10年,这期间墨西哥锡那罗亚省的毒贩被加拉多统一,这个毒枭成为割据一方的地下皇帝。

美国政府也被加拉多搞得焦头烂额,但是墨西哥毒贩甚至敢于绑架并杀死美国特工,最后在1989年,忍无可忍的美墨政府联合抓捕了加拉多,锡那罗亚的贩毒帝国一时群龙无首。

当加拉多被美国人送到了监狱时,古斯曼趁机靠着小弟们帮助,抓住机会上位,接过了“瓜达拉哈拉帮”的权力。

老大一被捕,瓜达拉哈拉帮立刻发生了分裂,古斯曼展示了残酷的本性,多次亲自带人和毒贩火拼。

古斯曼的目标是蒂华纳地区的“地下公路”,这里距离美国仅仅一公里,可卡因和可以24小时不间断运到美国。但是蒂华纳的毒枭“菲利克斯兄弟”不想分享隧道,这对兄弟可谓“根正苗红”,他们是加拉多的侄子,根本看不上底层出身的古斯曼。

从1990年到2002年,以古斯曼和菲利克斯兄弟为核心,整个墨西哥的毒贩打成一锅粥。

而最早出手的的是菲利克斯兄弟,他们抓走了古斯曼伙伴帕尔马的妻儿,将其妻子斩首,将两个孩子用炸弹炸死。

这一惨绝人寰的案件让古斯曼大为愤怒,于是他也抓走了菲利克斯兄弟的9个家人,在众目睽睽之下于大街上将其斩首,然后将尸体当场焚烧。

1993年,因为毒贩内战误杀一位红衣主教,墨西哥总统下令逮捕古斯曼,古斯曼在危地马拉被抓,然后引渡回墨西哥关押。结果,古斯曼直接用钱买下了整个监狱的所有军警和犯人,在牢里过上了奢侈的生活,甚至妻子朋友能自由出入监狱“探监”。

这场旷日持久的毒贩内战,前后造成包括毒贩和军警、平民在内的数千人死亡,甚至造成美国可卡因市场断供,让美国的黑帮们也叫苦不迭。

终于在2002年,古斯曼的大敌菲利克斯兄弟一人被击毙,一人被逮捕入狱,古斯曼获得了这场内战最后的胜利,他开始在毒品行业大展拳脚。

因为早期的墨西哥毒贩都是散户,靠哥伦比亚运来的大批可卡因当货源,等于是个“二道贩子”。古斯曼上台后,决定将手下的生意规定化,公司化。

为此,他亲自到哥伦比亚去取经,回来之后一边种植“庄稼”,一边开辟自己的运毒路线,飞机、潜艇、地下公路、甚至投石机都出现在墨西哥毒贩中。

古斯曼最爱地下运输,在他掌权之后,墨西哥和美国之间新增了1000多条地道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地道的实际施工大多是墨西哥华人包办的,他们不参与贩毒,但是从墨西哥毒贩的工程里也赚了不少钱。

靠着这些地道,古斯曼每年可以向美国运输10吨以上的可卡因,还有十几吨、等毒品,每年他个人可以进账数十亿美金,十几年下来,这位“矮子”已经身家过百亿。

2001年越狱后,古斯曼进入人生的巅峰期。他没什么个人爱好,最大的爱好就是娶老婆。

古兹曼一辈子有20多个情人,这些女人的背景五花八门,有的是学生,有的是律师,有的是选美冠军,甚至还有一个女特工也被古斯曼用金钱攻势和个人魅力征服。

古斯曼老婆众多,还有几十个孩子,多到连他自己都不认识。因此,他维系感情的方式很直接,就是砸钱。他每个月要给老婆孩子花上百万美金,这些孩子虽然见不到爸爸,但是生活却极为奢侈。

21世纪前十几年,美国国内吸毒人数增加3倍,上千亿美金非法流出,而且毒品引发的恶性犯罪持续增加,几乎每天都有多起因为毒品引起的枪战。

因而,从克林顿时代开始,美国政府将禁毒称作“战争”,而这场战争的目标“战犯”就是古斯曼。

2014年,美国政府对于“锡那罗亚贩毒集团”已经忍无可忍,在国家缉毒局DEA和墨西哥特种部队的合作下,古斯曼于当年再次被逮捕。

这次,古斯曼被送入了号称墨西哥最坚固的“高原”联邦监狱,这座建筑号称坚不可破,每个犯人都有4名狱警在看押,古斯曼更是单独派了一个警犬巡逻队在看护,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。

古斯曼的牢房在一楼,所以他的小弟们决定挖地道营救老大。在花了百万美金买通一个神秘人物后,古斯曼的小弟把一个带着GPS的牙刷送到了监狱里,古斯曼将其丢在厕所处,让小弟们拿到了定位。

之后一年内,一条隧道连到了古斯曼牢房的马桶下,古斯曼最后成功越狱,这也是我们开头说的那个故事。

2015年,古斯曼人间蒸发,他用加密网络通话指挥毒品贸易,自己则从不露面。

不过,神通广大的美国FBI还是找到了为古斯曼设计加密系统的程序员,威逼利诱之下拿到了古斯曼的通话秘钥,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他在密林中的别墅。

而鉴于墨西哥国内已经没有哪个监狱敢收古斯曼,最后古斯曼被引渡到了美国,在美国纽约接受了审判。

在法庭上,古斯曼对于自己的指控全部否定,声称自己是个替罪羊,没有哪个人能指挥庞大的“锡那罗亚贩毒集团”,把整个锡那罗亚的罪名安在自己身上并不公平。

但是法庭不会听他的狡辩,在众多证据面前,陪审团最后认定古斯曼有罪,他被判处终身监禁,且禁止假释。之所以没有判处死刑,是因为古斯曼被罚款126亿美金,这个天文数字是古斯曼从业几十年的全部身家,最后买了他一条性命。

古斯曼眼下被关在美国科罗拉多的“佛罗伦萨”监狱,从这个监狱开业开始,还没有出现过任何一起越狱事件。古斯曼在没有阳光的监狱里每天关押23小时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他的余生都会在这里度过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