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鱼陷落|快看他的老婆是海王洪都拉斯的真·海王!

哈喽,宝子们,好久不见了。真的太忙了,下班回家就睡觉,醒了就上班,这就是社畜的无奈吧~

最近忽然迷上了人鱼这个神秘的五种,于是就去复习了一遍《人鱼陷落》。刚好也收到了实体书,那就再回味一下吧。

故事设定的背景是abo世界,但是实体书出版,把alpha称为亚体,omega称为弱亚体,其他设定都没有变。

故事的开始,是我们帅气勇猛、作战思维高超的白狮——白楚年,被会长言逸安排去救一个和自己扯不断理还乱的人鱼——兰波。

857号实验体电光幽灵————兰波,和9100号实验体神使————白楚年,时隔三年后,又将擦出怎样的火花呢?

我收到的这本实体书只是上册而已,下册还没有出,但是《为你而名》(原名《德萨罗人鱼》)的完结篇已经预售了,希望这本的下册也赶紧出啊,我已经忍不住了,虽然看过网络版,但我还是很喜欢实体书,毕竟还送了我一块超美的亚克力流沙麻将,太中意了。

分别讲述了,白楚年带着兰波,以及陆言、毕揽星、蚜虫岛上的训练生们,对抗1513号实验体:蛇女目、324号实验体:无象潜行者、408号实验体:萨麦尔,还有即将出现在加勒比海的章鱼实验体。

这一切的背后,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手,在不断将白楚年推进混乱的漩涡,他的亚体能量开始渐渐在失控的边缘徘徊,成熟期的他难道要进入恶化期了吗?

背后的势力到底是谁?是臭名昭著的109研究所,还是恶贯满盈的恐怖势力红喉鸟?

白楚年很少用的分化能力——泯灭,仿佛是对世人的怜悯。见惯了生离死别,他能坚守本心么?

唯一在意的人鱼,也要回加勒比海肃清族群,小白惊讶地发现,他那一口能咬掉他脑袋的柔弱小人鱼,似乎真的是海王,那我要做他的海后么?

小白腹部狰狞的伤疤,兰波落在109研究所里讳莫如深的遗留物,背后有哪些不能说的秘密?

总的来说,相比《垂耳执事》里撕心裂肺的痛楚来说,《人鱼陷落》似乎更关注了人与自然的关系,世界观也更加宏大深远。

全文轻松幽默的同时,又时时刻刻发人深省。作者收放自如,节奏紧凑,让人应接不暇,不得不说,是一篇佳作,值得看,值得收藏。

在屈指可数的自由时间里,《兰波诗集》就代表白楚年想象中一切美好事物的总和。

109研究所优胜劣汰,幼时相守的时光,永远停在了隔离箱的回忆里,一朝突变,再见面时,白楚年已经是IOA联盟特工,而兰波,变成了一条有问必呱的人鱼。

白楚年坐在监控室内,身后随意堆放着几个已经昏厥的监控人员,他敲了敲麦克风,确定通信畅通后继续道:

我来接一位亚体,你们应该见过的,上边是人,下边是鱼的美人鱼,长得很像北欧混血,其实是洪都拉斯土著,我相信你们都不舍得杀这种漂亮东西,但你们错了,漂亮的东西大多非常恶毒,保守估计他手里有124条人命,其中123条属于二阶亚体。

他的亚化细胞团上应该插了一枚控制器,你们能活到现在全仰仗这种东西,没有因为好奇拔掉他的控制器我真是为你们庆幸。

但实际上你们抓了一个比泄漏的核弹更危险的生物,能理解吗?他曾经在我身上抓了一道二十厘米的伤口,缝了四十针,那天我看见我的肠子流在地上,真的。

我有一个朋友,犯了点小错误,现在躲在我家里,我怕老大发火把他逮回去。白楚年胡诌起来脸不红心不跳,我这个朋友也挺强的,您儿子队里缺几个人?我带他进去躲躲可以吧?48小时过去,可能老大就消气了,能躲一时是一时。

陆上锦若有所思:哦······残疾人,这么可怜。行,没问题,言逸那边我去说。都残疾了还抓着不放干什么,不像话。

推开浴室门,一大片洗衣液泡泡飞了出来,糊了白楚年一脸。地上是一个已经倒空的蓝月亮洗衣液瓶子,满地满墙都是泡沫和水。兰波正坐在启动的洗衣机里转圈。

不过是个兔子亚体而已,看起来还没成年,奶白的小脸肉嘟嘟的,奶粉给他扬了,奶嘴给他拔了,让他知道人心险恶。

陆言掏出口袋里的Accelerant致幻剂,有点可惜:这个东西还没用上呢,搜鬼团好像也拿到了一只,是不是大家都有啊?

陆言好奇地摆弄手里的注射枪:你们说这个会不会是那个怪物的弱点呀,一针打下去,他就不能动了。

小兔子,你们学校有英语这一科吧?A开头的单词除了abandon没记住别的?白楚年隔着通信器训他,我没记错的话accelerant是促进剂、加速剂的意思吧,你给蛇女目打上,他立马进入成熟期,到时候一口一个小朋友,把你头都咬掉。

临睡前,白楚年从浴室出来,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卧室,兰波趴在鱼缸沿上睡着了,睫毛安静地垂着,灯光在他眼睑下映出睫毛的影子。

兰波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,是警署发来的临时工作安排,说专案组已经成立,兰波负责去红枫山调查三棱锥小屋。

对,不去。还说什么出差奖金,才三千块钱,打发要饭的呢?白楚年把联盟警署的消息翻到底也没看见什么心动的奖励,去个鸡毛,底层警员也太辛苦了吧,夜班出差才给这么点钱。

三个苹果的颜色、大小、形状完全相同,连被咬了一口的位置和牙印形状也一模一样,看来是以同一个苹果为模板复制出来的产物。

白楚年悠闲地啃着苹果,对着面前的空气打了个响指,说道:商量一下,你把人质都放了,我让外边的军队警察都撤走。然后我借你点钱你出去开个厂子,做做盗版手办模型什么的,一本万利。咱们都别互相为难了,我不想玩推箱子游戏了,我好累,我想回家看电视。

白楚年警惕起来,拿起通信器交代:三级警戒,防空导弹就位,保全人员就位,我马上就到。

万里无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架白色直升机,直升机涂装成可爱的兔头,两只耳朵做成了螺旋桨,看起来像一只兔子摇着花手飞过来了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